今天是禮拜二,要上課上到晚上,真是不甘願
每天出門都是正中午,在大大太陽下等公車真討厭
走過去站牌倒還好,但是每當在艷陽下撐著小小傘等公車時
都可以感到汗水在背上滑落,死小傘根本沒用!
近年來我娘酷愛買小傘,買給我的傘一支比一支小
現在這支可謂極致啊!我得縮著手臂才能擠進傘裡
搞不懂我撐著它到底是為了什麼。

到台北車站後因為還有時間,就跑去亂逛,買了支髮插
不過很快就發現我跟它不熟的事實。

上財管,真的有無聊到
今天上的內容是效率市場,弱式、半強式、強式...
財管課上過就不用說了,投資學也上過,投信投顧也上過
我早就滾瓜爛熟了,而且重點是這也沒什麼難的
所以很快就進入靈魂半出竅狀態
趁著中場下課用力睡了一覺,可惜沒能讓靈魂回家
它仍然像廣告裡那個神燈精靈一樣
一半在外頭,一半卡在腦袋裏面。
我就這樣撐著腦袋,眼神渙散的盯著課本
老師講話...講話...講話........
我睡...我睡...我睡...

砰!
我的頭從三層樓高的地方跳樓了
只差一公釐就碰到桌面摔個腦袋開花
這一刻我完全醒了,整個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:

「媽呀!讓我找個地洞鑽進去吧~~~~~~~~~(吶喊 x N )」

因為老師就在我面前,我就在第三排
我後面還有無數的人...................

為了讓其他人忘掉這件事
後面的課我就一直企圖假裝成雕像
我想不要亂動來掩飾一下剛才的尷尬這樣~
然後一到了晚餐時間,我就黯然的收拾書包回家去了
還跟我娘說老師這節課是在敎複習的東西
哈哈哈...真是太可恥了傑克! orz



Arashi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